0°

警察们的父亲为什么喜欢有事没事就给儿子打个电话?

前些日子,我们正在派出所加班研究一个案件,突然有位同事的手机响了,通话几秒钟后,同事说:“爸,我忙着呢,我一会儿给您打回去。”挂断电话,同事略有尴尬的对我们说:“不好意思啊,我爹整天有事没事就给我打电话,我只要不接,他就不停的打,估计他是整天在家没事干,有点闲。

其实,真的是同事的父亲在家有点“闲”吗?那天已经是我们连续加班好几天没有回家了,看过下面这个视频,或许大家就会理解为什么警察们的父亲喜欢“有事没事”就给自己的儿子打个电话了。

不可否认,警察队伍中以男性居多,他们此刻不一定是孩子的父亲,但他们绝对都是父亲的儿子,父子之间的感情,既炙热又含蓄,或许父亲“有事没事”的给你打个电话,是因为他又在网上看到了警察牺牲的消息,是因为又好几天甚至好几周没有见到你的人影了,想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想看看你是不是活的还好。

六哥给大家讲一个很多年前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一件真事吧。

那年冬天,又是一场极速降温,让人只想懒懒的蜷缩在被窝中,哪也不去。

“爸,晚上我回家吃饭。”六哥下班后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好,家里有菜,什么也别买啊。”父亲总是如此唠叨着。

简短结束了父子间的对话,我匆匆逃离寒冷,钻进了汽车里。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人不愿意驻足室外的鬼天气里,我的车被后面的车轻吻了一下。本来就很少能回家吃饭的六哥,在看到车无大碍后,想迅速离开,不想把应该用来吃热饭的时间浪费在马路喝冰冷的西北风上。

而对方却是一个新手,自己的追尾全责却认为六哥应该赔给他钱,好吧,等交警吧,等保险吧,六哥不得不又给父亲打去了电话:“爸,你和我妈先吃吧,出了点交通事故,我得晚会儿回去。”

电话的另一头,又是父亲惯例般的唠叨:“在哪里?人怎么样?你怎么开车的?说你多少次······”我懒得解释责任不在我,我怕解释后会换来父亲更多的唠叨,说了句“没事,别管了”就挂断了电话。

一小时后,处理完毕,对方全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自己开车走在路上,发现寒风吹走了一切,空荡的马路只剩下随风起舞的枯叶和塑料袋,只有路灯洒下的橘色灯光,能让人感到些许温暖,六哥汽车的仪表盘上显示:车外温度﹣10℃。

在这万籁俱静的路上,在父亲居住的院子门口,正好碰到了被羽绒服裹得严严实实的父亲,他见到我的车,摆摆手,示意我停下,降下车窗,一股寒风扑到我的脸上,让我猝不及防。

我问老爸:“你在这干嘛?吃饭了吗?”父亲说:“家里没醋了,我去买点醋,你赶紧回去吃饭去吧,以后你开车小心点,给你说了多少次······”

我升起车窗打断了父亲的唠叨,径直开往院里,在拐弯的一瞬间,后视镜里,是父亲寒风中驻足的凝视。

回到家,满桌子的菜一下未动,我疑惑的问老妈:“你们没吃啊?刚才楼下我碰见我爸了,这个点了,他去买什么醋啊?”母亲一边缝着用了十几年的枕套,一边没抬头的对我说了一句:“买什么醋啊,你爸都出去半个多小时了。

那一刻,我才知道,一直担心我而又不敢打扰我的父亲,寒风中让自己站在可以最先看到我的地方,或许他帮不上什么忙,只有早一刻看到我,他才会安心;而父亲又为了不让我担心并掩饰他的“痴傻”行为,在他真见到我的那一刻,又把自己说的那么轻描淡写、若无其事。

父亲对儿子,总是冷冰冰的,就像这冬日﹣10°的天气,寒冷不仅把两人分隔于车内与室外,还把语言冻成冰,隔在他们中间。或许,直到有一天,你也置身寒风中的时候,才能看懂父亲,才能体会到那份冰冷中的炙热。那份不一样的炙热,就像一份“﹣10°的爱”,充满着呵斥的叮嘱、寒风的等待、拐角的凝视和不承认的关怀。

兄弟们,最近又降温了,别再等父亲给我们打那个“有事没事”的“无聊”电话了,我们用刷朋友圈的时间给爸妈交个话费,别再让他们为了保证与我们通话畅通而奔波于寒风中的营业厅了;再拿出等待法制审批材料的空隙,给老爸老妈打个电话,像当年他们叮嘱儿时的我们一样,叮嘱他们“天冷了多加衣服”,叮嘱他们“少吃油注意心脑血管”,告诉他们“我活着,并且活的很好”······

父母一直陪着我们变好,而我们却经常没有时间陪他们变老,给父母交一次花费、打一个电话,别说“有空就打”,拿起手机,就从今天的清晨开始······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