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机关民警下派锻炼会变成什么样?

大周哥是我们所的一位民警,确切的说,他是一位机关政工部门下派锻炼一年的“伪派出所民警”。

大周哥是个很和善的人,经常只是嘻嘻哈哈,笑看我们所经历的一切。

大周哥也是个很讲究的人,天天“头可断、发型不能乱”,天天“脚可脏,皮鞋要放光”。

因为大周哥是政策研究室的人,所以他是一位我们看来的“理论界奇才”,也正因为他一直在政研室工作,所以他每天都对工作和生活充满希望和阳光,刚走进派出所大门的那几天,天天面带阳光。

大周哥很自觉,不像有些下派锻炼民警,要么根本不来,要么来了躲进办公室混到下班点,有些被安排值24小时班的时候,基本就是来警就装作肚子疼需要去拉屎,晚上10点就以自己血压高为由一觉到天亮。久而久之,我们直接告诉他,我们出警时,能在派出所把电话接好就可以了。

而大周哥,不一样,他经常带着装备和我们一起出警,自然我们也从未见外的把他当过机关民警,甚至每每太累夜班后小聚的时候,也都叫着他去喝个“内部交流吐槽酒”。

三个月前,我被外单位借调工作去了,昨天,我刚刚回到派出所继续工作,恰逢和大周哥一起值班,想想大周哥已经来派出所4个月了,想必也适应了这种水深火热的环境了吧。

早上开早会的时候,我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大周哥的发型已经从“小偏分”搞成“乱分”了,还打卷冒着油,胡子也没刮,警服的左侧胸口附近还有一坨不知是粥还是口水的污渍,艾玛,这是典型的中年油腻男啊,这哪是我心目中“风一样男子”的大周哥啊?

早会过后,我和大周哥扎着装备坐在一起,我嬉笑着对大周哥说:“哥,你这三个月都经历了什么?你被生活强奸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本是句开玩笑的话,平时那么爱笑,那么淡定的“好的、可以、没关系”的佛系大周哥,竟然一点都没笑,弄的我好尴尬啊。

大周哥皱着眉头说:“六啊,你说现在社会怎么变成这样了?”

其实,看着大周哥这样严肃的表情,我很想开玩笑的说一句:“狗子,你变了。”可看着他那么认真,那么严肃,这句玩笑话,我没有说出口,而是认真的听他诉苦。

“那天,出警带回来一个喝多了把人家车玻璃砸了的。我看他喝多了,给他端了杯水,想让他喝了醒醒酒,你猜他说什么?他说:‘你妈个逼的别来这套,有种打我呀’!六,怎么好心都当了驴肝肺了呢?”

我刚说了一句:“你和醉汉一般见识干什么。”

大周哥好像并没有听我说话,继续控诉他的委屈:“还有一次出警,也是喝多酒的,纠纷帮他处理完了,看他喝多了,身上也没钱了,怕他自己在路上走有危险或者睡在路边冻死,好心好意把他送到家,刚到楼下,他连个‘谢’字没有不说,下车第一句就是:‘等着,我明天告死你们’。现在的人都怎么了?”

“还有一次,凌晨4点,接警说一位女孩在XX被人拘禁,我们赶到现场,敲开屋门后,女孩见到警察第一句话说的是:‘几点了敲门?你们吃饱撑的吗?你们SB吗?’在女孩多次骂我们‘傻逼’后,把女孩传唤回来了,但后来XX部门告诉我们,骂人不算阻碍执行职务,民警也该给对方解释清楚来意后自行回来,还说‘骂两句就骂两句吧。’六,我大半夜不睡觉去为她出警,还被她骂傻逼,我他妈欠谁的啊?”

大周哥显然说不下去了,从来不骂人的他,竟然也第一次爆出了粗口。他把两只手捂在脸上的样子,其实让我挺心酸的。

拍了拍大周哥的肩膀,给大周哥淡淡了说了几句:“哥,如果你是一名工厂的工人,你每天的生活就是生产了几个零件;你是政研室的民警,你每天的生活就是写了几份报告。而在派出所,你每天都要出各种各样的警,每天都要见识各种各样的事,每天都是积累处置各种事的经验和磨炼忍耐的气度,我们的生活,是其他人生活的精彩程度的5~10倍,我们过一天所经历的事,相当于他们过了10天的总和。你妥善的处置了这么多的纠纷、难题,当自己的家人或亲戚有什么难题时,对你来说还叫事吗?当你经历了这么多的委屈,你都能忍受时,你不应该更能处理好家人的关系吗?再退一万步讲,当你老了,这些经历都是你给你孙子的谈资,让他知道他的爷爷曾经是一个经历丰富而又了不起的平凡的英雄!”

大周哥平静了许多,对我说:“六啊,我在机关工作的时候,曾经一直在想,为什么基层民警都那么‘矫情’,其实现在想来,我当时就是像隔着电视看人拿刀一样,根本体会不到现场的恐惧,当时根本理解不了基层民警的苦衷。我这次下基层,真的是没有白来,以后我调研的方向也要改了。”

听到大周哥的这句话,我真的很欣慰。

晚餐过后,和大周哥一起出了一个警,带回来三个打架的小青年,大周哥劝他们说:“日子现在过的这么好,为什么不珍惜好生活呢,干嘛要打架呢?”对方一个十八九的孩子,翻了个白眼说:“艹,打架你就拘留我,轮得到你来教训我吗?”

大周哥一边怒喝:“你骂谁?”一边伸手过去掐这个小青年的脖子,我们几个赶紧拉开大周哥,小青年被卡了脖子,虽无任何伤害,却大喊:“我艹,你们敢打人啊,你麻痹别让我出去,出去我告死你们······”

大周哥大喊:“你再骂一句试试,老子不干了。”他边喊边要伸出脚去踢那个小伙子,只可惜,大周哥已被我们拉走了很远,踢也踢不到了。

那一刻,我知道,这位机关民警的精神世界,已经崩溃了!

到现在,大周哥也没有搞明白,为什么派出所民警在每天面对如此恶劣的执法环境、如此大量的工作委屈时,依然能笑的出来!

大周哥,我们小小的基层民警无力改变现状,不去接受又能怎样呢?

说实话,我们习惯了!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