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教师节,香港的教师们快乐么?

9月10日是教师节。
就在内地网友发送着各种教师节快乐的祝福语时,警事V言习惯性地将目光投向了香港。在香港,教师节这一天,那些教书育人的老师们,是否快乐?
众所周知,在香港三个月的暴乱中,大量废青扮演了拿钱滋事、袭击警察、充当推磨鬼的角色,结果不但被港警们称为蟑螂,更被广大内地网友蔑称其为废青、黄尸、行尸走肉。
但是有没有人想过,这些黄尸们又是怎样炼出来的呢?
香港,曾经号称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无论是民主还是法制,都是领先于全球的,尤其是香港警队,是全球所有国家地区中最为专业优秀的。然而,一切光环在持续三个月的暴动中一一褪去,除了伤痕累累的警队依然被人们称道外,
听着那些戴着口罩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废青们满口脏话,他们甚至如果不说脏话都不会正常表达自己的想法与诉求。

 

看着那些披着荧光背心举着摄像机甚至只有手机的所谓媒记们,他们几乎一边倒地抹黑攻击着这个世上最优秀的警队,职业操守荡然无存。
那些执业律师、大律师、两级立法议员无视基本法律,公然阻碍警察执法、追捕暴徒,甚至还有杂种法官以法律的名义公开庇护暴徒。
有人说,在这个世上,从来没有一个地区的教协,记协以及大学学生会沦为暴徒的帮凶、反政府组织和暴力煽动者。他们公开批判政府说没有自由,却无视全球唯一的地区,政府批准的游行超过万起的事实。而最令人无法理喻的是,这个地方的大量学生,成为反华势力利用的最为积极的群体,虽然他们经常被网友发现很多的汉字都写不正确。

在这样的环境中,教育二字已经让人们无法目睹街头那些纵火、打砸的暴徒中有大量来自于学校的学生。今年的开学日,有学校原本安排在开学典礼上奏唱国歌,却遭部分学生以英语歌曲、大喊政治口号搅闹而取代;典礼结束后,本是负责人主持仪式的学生司仪,竟以一己的政治宣言作为总结,礼仪全失,各种乱象,既是对国家、对学校、对开学典礼的极大不敬,以如此政治的表态来搅局,分明是蓄谋已久的策划,而现场的校长、老师们却一个个沉默无语,尴尬之余,更显教育之疲态与无奈。

教师节,香港的教师们快乐么?

学生们被教育催泪瓦斯、布袋弹、黑警、政治制度⋯⋯

9月9日,一名香港家长张太太向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投诉,指孩子上周六(7日)于香港大学同学会小学面试后,突然认定“警察是坏人”,再三询问下发现是该校教师在面试时向幼童灌输仇警思想。张太太及时纠正,告诉孩子“警察是抓坏人的,警察不是坏人”。张太太及丈夫表示,对该事件感到十分震惊及愤怒,认为不能任由这种教师毒害香港孩童,故向特区政府教育局、警察协会及传媒投诉,并决定退出报考该校。

对此,特区政府教育局公开表态:教师的职责是教育及守护学生,其言行应合乎专业操守和社会期望,局方对此高度重视。教师以任何形式散播仇恨言论,都有违社会接受的行为准则,会为学生立下极坏榜样,损害教师专业形象,我们对此绝不接受。

香港《文汇报》表示:稚子无辜,一些“黄师”不择手段向年幼学童灌输仇警观念,给孩子成长和香港稳定埋下重大隐患。全国政协常委陈冯富珍此前所说,香港年轻人变得越来越激进,根源在学校,关键在教育,特别是爱国主义教育的缺失。警事V言只想问问:教育的缺失,谁该为些负责?

从6月一直延烧到9月2日的开学日,全港500多所中学就有100多所学校的学生发起BA课,相当于每5所就有1所面对愈演愈烈的乱局,香港教育局罕见地在8月20日向所有中小学紧急下令。教育局长杨润雄临时召见各校校长们,向全港中小学发布做好准备迎接新学年的指引,表示教育局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BA课。

三个月的暴乱,已经让这个繁华的城市走向割裂,这种割裂已经体现在社会的各个阶层,各个行业,包括教育。走过这个充满骚动的盛夏,不管香港社会怎么回应这群走过烟幕与巷战的年轻人,他们都不一样了,这不再只是一两位领袖的变化,而是一整个世代香港人的转化。

这个教师节,太多网友发帖教师节快乐,只是不知HK的教师们,你们快乐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