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离开派出所两年后原单位出事了,肇事者无罪,对公安,却连辅警都没有放过!

今天六哥来给大家说个判决,所有的判决都因此事而起:
2001年3月份至2005年10月份期间,被告人畅某某任XX县公安局XX派出所所长,被告人赵某某为该所正式干警,被告人王某某、范某某为该所协警
XX县XX乡王家村、李家村部分村民自1992年以来一直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
四被告人(所长、民警、辅警)在该所工作期间曾到该村利用喇叭进行过流动宣传教育,对发现的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村民采取罚款、拘留和收缴措施
2007年11月25日(爆炸时间是在四名被告人离开派出所到其他单位工作之后),王家村堆放加工烟花爆竹废弃残留物的“崖上沟”窑洞发生爆炸,造成五名四年级学生(王X丰、王X森、王X文、张X瑞、王X林)死亡,一名学生(王X熠)重伤的重大事故。
六哥说过,除了警察,没有什么人是可以白死的,开始四位涉嫌非法生产烟花爆竹的村民开始以危险物品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但是奇怪的是,四人上诉后,除了重审期间一人脱逃案件无法继续审理外,剩余三人均被改判了无罪。

离开派出所两年后原单位出事了,肇事者无罪,对公安,却连辅警都没有放过!

事故发生后,XX县公安局于2007年11月27日对涉嫌在王家村“崖上沟”非法制造爆炸物的王某1、王某2、王某3、赵永明予以立案侦查,XX县人民检察院于2009年6月3日以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对王某1、王某2、王某3、赵永明向本院提起公诉。2009年9月18日本院以(2009)X刑初字第7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对四被告人以危险物品肇事罪均判处有期徒刑,同年9月23日四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
2009年12月9日XX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9)X中刑一终字第123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重审期间因赵永明脱逃,本院裁定对其中止审理)。
2010年6月4日本院以(2010)X刑重初字第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王某1、王某2、王某3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判后,公诉机关未抗诉,各被告人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未上诉。该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因为非法生产烟花爆竹导致5死1伤的嫌疑人被判无罪,那么此案的“周边”人员是不是更应该无罪啊,毕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嘛!
但是,此判决继续往下看下去,好像并不是如此。

离开派出所两年后原单位出事了,肇事者无罪,对公安,却连辅警都没有放过!

判决书中还记载:还查明,2008年10月19日XX县人民检察院以畅某某、王某某、范某某在XX派出所工作期间有玩忽职守行为,但尚不构成犯罪为由,作出XX县人民检察院X检反渎撤字(2008)1号撤案决定书,并送达XX县公安局。
在庭审中公诉人解释此撤案决定书仅为公安机关年终评比检查所用2014年5月4日经XX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研究决定再次撤销此案,并报请了XX市人民检察院审查,但未有审查结果2016年4月27日XX县人民检察院将此案起诉至本院,本院受理。
大家看明白了吗?2008年县检察院给县公安局送达了关于几位民警、辅警是否涉嫌玩忽职守犯罪的“结论”,但开庭时,检方不认了,称《撤案决定书》是为了“公安机关年终评比检查”用的,当然,事过7年之后,县检察院还是认为几位民警、辅警不构成犯罪,研究决定再次撤销此案,并报请了上一级检察院,但是上一级检察院一年多都不给批复,因此,县检察院只得将此案起诉至法院。
XX县人民法院审理XX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犯玩忽职守罪一案,于2016年11月22日作出(2016)X0822刑初46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均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原审被告人畅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7年4月17日作出(2017)X08刑终38号刑事裁定,以原判部分事实不清,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20日作出(2017)X0822刑初50号刑事判决。
第一,关于对被告人王某某、范某某辩解自己不是国家工作人员,没有执法权力,不构成玩忽职守罪主体的评定。玩忽职守罪属于渎职犯罪,其犯罪主体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即必须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本案中,被告人范某某于2003年3月3日经考试合格,XX县公安局同意其从事协警工作被告人王某某虽经考试合格,但XX县公安局没有批准其从事协警工作,系南张派出所聘用的人员其二人虽不属于国家机关正式在编人员,但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应认定二人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某、范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对被告人王某某、范某某的辩解,予以驳回。
第二、控辩双方就四被告人履行职务过程中是否存在严重不负责任问题争议的评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在管理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现查明,根据《XX省公安机关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工作规范》第六条规定,公安派出所的职责为:宣传、贯彻、执行有关爆炸物品的法律、法规,负责本地民爆器材、烟花爆竹的安全监督管理工作,掌握辖区涉爆单位、从业人员以及爆炸物品安全管理工作情况。第二十八条规定:违反国家法律规定,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的,公安机关除没收其爆炸物品外,应视情节轻重,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对单位和个人予以警告、罚款、拘留处罚。本案中,现有证据能够证明被告人畅某某在XX派出所任职期间,对王家村非法生产烟花爆竹的人员采取过罚款、拘留和收缴烟花、爆竹的措施,组织过清查烟花、爆竹的行动,并使用喇叭对该村非法生产烟花爆竹人员进行宣传教育。故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严重不负责任的意见,不予采纳。
第三、“11·25”爆炸案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以及给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是否与四被告人有因果关系本案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范某某、王某某在XX派出所工作期间,对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行为仅予以罚款、拘留,未依法取缔,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给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而构成玩忽职守罪上述指控基于2007年“11·25”爆炸案的发生,此爆炸案在社会上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失,但公诉机关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爆炸案所涉爆炸物品系四被告人在XX派出所工作期间生产和存放从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永明非法制造爆炸物一案中,一审认定该案爆炸物品系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永明生产存放,但(2010)X刑重初字第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证据不足、无因果关系为由而未认定系王某1等人存放(三人无罪,一人脱逃中止审理)。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公诉机关现再无其他证据证实本案四被告人在XX派出所工作期间何人、何时存放爆炸物品。故公诉机关指控认为“11·25”爆炸案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以及给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后果是由本案四被告人不履行职责不认真负责而导致,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未依法取缔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行为,有关法律法规,并未赋予公安机关的此项职责综上,“11·25”爆炸案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以及给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系四被告人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职责证据不足,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及公诉意见,不予采纳。
第四、XX县人民检察院是否撤销案件的问题。被告人畅某某的辩护人提出XX县人民检察院于2008年10月19日对该案已作出撤销案件决定书,经查,辩护人提交的2008年10月19日XX县人民检察院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决定书复印件,该复印件有XX县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刘XX的名章,也有此件复印件的出处(法制科XXX),还有XX县公安局2016年7月5日加盖的公章。经本院调查XX县公安局2016年9月5日出具证明,证实只是因时间过长X检反渎撤字(2008)1号文件原件未能找见。且2014年5月4日经XX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决定撤销此案,并报请了XX市人民检察院审查。但没有审查结果。故能够证明XX县人民检察院曾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的事实客观存在。
综上,本案经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基于“11·25”爆炸案,公诉机关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未认真履行职责。爆炸案造成的严重后果与四被告人履行职务行为之间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犯玩忽职守罪证据不足,指控犯罪不能成立,依法应宣告无罪。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畅某某无罪。二、被告人赵某某无罪。三、被告人王某某无罪。四、被告人范某某无罪。
原公诉机关XX县人民检察院不服,提出抗诉。
抗诉称,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导致有罪判无罪。(一)XX县人民法院错误认定公诉机关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未认真履行职责。而在本案中,通过证人王某1、王某2、王某5、李某2的证言能证明四被告人对非法生产烟花爆竹行为的处罚过程中,主要采取罚款措施,对非法生产烟花爆竹行为监管查处不力,说明四被告人进行了履职,但未认真履职。(二)XX县人民法院错误认定王某1等四人非法制造爆炸物案的严重后果与四被告人履行职务之间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而在本案中,由于四被告人的不认真履职,致使村民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行为屡禁不止。虽然王家村爆炸案是在被告人畅某某调离XX派出所之后发生,但与四被告人在任职期间,对负责辖区非法制造烟花爆竹的行为治理不力、管理混乱有很大关系,四被告人应对该爆炸案的后果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应依法改判。
一番争论之后,就有了这样的判决:
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后认为,原审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管理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过程中,不正确履行职责,致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均已构成玩忽职守罪。关于抗诉机关所提四被告人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未认真履职及其应对爆炸案的后果承担相应责任的意见,经查,根据《XX省公安机关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工作规范》第六条规定,公安派出所的职责为:宣传、贯彻、执行有关爆炸物品的法律、法规,负责本地民爆器材、烟花爆竹的安全监督管理工作,掌握辖区涉爆单位、从业人员以及爆炸物品安全管理工作情况。第二十八条规定:违反国家法律规定,非法制造爆炸物品的,公安机关除没收其爆炸物品外,应视情节轻重,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对单位和个人予以警告、罚款、拘留处罚。本案中,现有证据能够证明,各原审被告人对辖区内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人员采取过罚款、拘留和收缴烟花爆竹的措施,组织过清查烟花爆竹的行动,并使用喇叭对相关人员进行过宣传教育。但同时能够证明,原审被告人畅某某作为派出所所长,对其辖区内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管理负有直接责任,其在安排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等人对辖区安全审查进行检查过程中,采取罚款措施的处罚较多,其他处罚措施较少,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相关设备等没有彻底的予以收缴、销毁,导致王家村、李家村村民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行为屡禁不止。王家村爆炸案的发生与各原审被告人在职期间对辖区内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行为的管理不当、治理不力有一定的关系,各原审被告人应对该爆炸案的后果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对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予以支持。对原审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的辩解,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支持。原审人民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未认真履行职责,爆炸案造成的严重后果与四被告人履行职务行为之间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指控各被告人犯玩忽职守罪证据不足而对其均宣告无罪不当。鉴于原审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法可免予刑事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XX县人民法院(2017)X0822刑初50号刑事判决;
二、原审被告人畅某某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三、原审被告人赵某某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四、原审被告人王某某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原审被告人范某某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2018年5月2日)
好吧,六哥引用判决书上的话做最后的总结陈词:
1、该事故发生后,XX县公安局于2007年11月27日对涉嫌在王家村“崖上沟”非法制造爆炸物的王某1、王某2、王某3、赵永明予以立案侦查。2009年9月18日本院以(2009)X刑初字第7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对四被告人以危险物品肇事罪均判处有期徒刑,同年9月23日四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2009年12月9日XX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9)X中刑一终字第123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重审期间因赵永明脱逃,本院裁定对其中止审理)。2010年6月4日本院以(2010)X刑重初字第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王某1、王某2、王某3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判后,公诉机关未抗诉
2、本案经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基于“11·25”爆炸案,公诉机关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未认真履行职责。爆炸案造成的严重后果与四被告人履行职务行为之间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犯玩忽职守罪证据不足,指控犯罪不能成立,依法应宣告无罪原公诉机关XX县人民检察院不服,提出抗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原审被告人畅某某、赵某某、王某某、范某某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罚
3、判决书上说:“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未依法取缔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行为,有关法律法规并未赋予公安机关的此项职责
判决书上也说:“对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相关设备等没有彻底的予以收缴、销毁,导致王家村、李家村村民非法生产加工烟花爆竹的行为屡禁不止。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